资源网

我最崇敬的人作文800字

admin 小学作文 2023-09-21 477

好好感谢每一位帮助你的人吧!因为他可以不这样。

——题记

天空灰蒙蒙的,就好像上帝作画时,不小心打翻了灰色颜料,这样的天气,人的心情都很压抑。我心想,肯定会下雨,果然,不一会儿冷风就带着雨滴如期而至。我站在路旁,撑着伞想打一辆出租车到学校。

可事与愿违,我不但没有打到车,雨下得更大了,好像也在嘲笑我……一辆出租车向我驶过来,可是车里有人,我大失所望,又一辆出租车向我驶来,我喜出望外,可是车里还是有人,出租车司机向我摇摇手。就这样,一辆又一辆车与我失之交臂,一次又一次被“拒之车外”。眼看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再打不到车就要迟到了,我心急如焚,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突然,一辆车驶过来停在我面前。

司机摇下车窗对我说:“小朋友,打不到车吗?坐我的吧。”我打量着这辆车,既没有出租车的灯牌,也没有“滴滴打车”的标志,这不会就是老师说的黑车吧?由于时间非常紧迫,看司机也不像坏人,经过内心短暂几秒钟的挣扎,我还是上了车。

在车上,我心里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我问他:“你知道我要去哪里吗?”他指了指我的校服,说知道。我开始仔细打量着他,司机大约三十来岁,皮肤有点黑,穿着一身军装,看上去气质不凡。车门上贴着一张大约十来个军人的合照(这也是我上车的原因),我提着的心也慢慢地放了下来。我们开始轻松的交谈,原来他才二十八岁,是一名军人,老家在四川。他递给我一本相册,里面有许多照片,一张张照片尽显了军人的底气、硬气、帅气。他还给我说了关于香港暴徒的事:那一次,他随着部队去香港,刚下车,就遭到了攻击,他为了保护工作人员,后背受伤。当时我脑海里立马浮现出当时的危险情形,而我的心情也从刚开始的紧张、忐忑变成了佩服和崇敬。

到了学校大门,我下车刚想问他的姓名,发现他早已离开,就这样,我如梦似的带着遗憾来到教室。

我可能还会遇到他,也可能永远也不会再见,但他对我说的话和事永远刻在我的心里,不会忘记,只会变深。

谢谢你,哥哥!尽管我们素不相识,我会永远记得你,我崇敬你!

毋庸置疑,对于每个人而言,亲情同阳光、空气、水一样,自我们呱呱坠地的那一刻起,便与我们共呼吸,伴成长。近期,“父子协议”的签订在社会上掀起轩然大波,引发热议。亲情,这一从未遭人质疑、被默认为最温暖的情感,因其协议的签订,聚焦了来自全社会的目光。

这一协议将子女的成长、父母的养老与我们常谈的责任分离,父代与子代独立分明,似乎他们之间的物质牵挂也随之剪断,取而代之的,是决绝的离开。这样的做法,真的可取吗?

针对这一问题,我们首先要明晰的是,情感,自始至终是亲子关系中最本质的东西。亲情,是亲属之间特殊的感情,无论对方的处境、性格,都渴求为对方付出,其本身就具有相互性。作为亲情最主要的部分,父代与子代间关系的构建,源于子女出生时的极不成熟性,需要父母极大的投入。张祥龙在《家与孝》中认为:“从抚育孩子开始,亲代就失去了‘自己的’生活,从而进入到一个‘互绕联体’的生活之中。婴儿的不独立就等于亲代的不独立。”二者对对方的影响是深远持久的,父母塑造了孩子的最初意识,子女则改变了父母原本的生活方式。这一关系在社会发展中不断鲜明化,直至成为传统伦理道德中“父为子纲”的定准,进而以父母抚养子女、子女赡养老人的形式,被社会普遍接受。因此,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双向关系,是由人类的本能情感决定的,社会舆论中所谓“传统的相互依赖的亲情”,并非只是存在于在农业时代,无论现代社会还是未来社会,它也无法改变。因而将亲子关系拘泥于一纸协议中,未免过于较真和冷漠;长存于心中的情谊,不仅难以用条约界定审判,也不好由行为着手进行剖析。

其次,无论物质还是精神上,父代与子代总是相互需要着,在牵连的同时,也促进了彼此的进步。父母类似于港湾性质的守护,对于子女的思想道德素质,均有极其深刻的影响。近期复映的电影《美丽人生》中,犹太人父亲圭多在纳粹集中营里为他们的孩子约书亚编造游戏的谎言,守护着孩子的童心,在那暗无天日下播下希望的种子。父亲用并不强势的双臂,在那片充斥着残暴与冷酷的世界里,为约书亚撑起了一片温暖的天地,无人知晓,无人打扰。同样的,即便在当下,我也无法想象如若失去了那片珍贵的天地,我们的世界将是怎样的空白、失落。父母沟通了曾经一无所知的我们和色彩纷呈的世界,与之对应的,子女对于父母的爱,也已丝丝缕缕渗入“孝”这一概念中。前些年,“新二十四孝”这一概念的推出,不同于传统二十四孝重于故事性、启迪性,这二十四条“律令”,诸如“教父母学会上网”等,要求子女从行动上帮助父母建立与时代的联系。正如维斯冠所说“父母和子女,是彼此赠与的最佳礼物”。

诚然,“父子协议”体现了亲代对子女的高期望——借社会之手给予孩子最有意义的磨砺,展示了年轻一代不同于往日的自立与冲劲。但“父子协议”中对亲情依赖的漠视,加之其透露出的责任感缺失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远大于其暗含着的积极意义。

“骨肉之间,多一分浑厚,便多留一分亲情,是非上不必太明。”如果在这些能够承担我们所有的人面前,还需要一番斟酌考虑,试问这纷繁的社会中,是否还有一处栖息之林?况且,唯有承担起自己身份对应的责任,父母子女抑或是其他方面的,安定有序的和谐社会方可指望。